夜深了,即便是夜深了,你应该还没有这么早睡吧,你应该也有在想我吧?

  盼归程,盼归程,秋夜难熬秋城内冷清清,秋月朦胧秋虫儿似金铃,秋凉窗儿外,秋风扫窗棂。因何故,佳人儿一去,老没有回程,在外飘零。
  “锦,自从轩轩走了之后你就一直这么悲情吗?传说中的秋城城主哟。”
  “不是,我说月扉,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酿酒的技术没有了,你会怎么办?”
  “······我······没准我比你还要更加悲情吧。心中最重要的最柔软的那么一块突然好想被自己弄丢了,可能会心碎欲绝的吧。”
  “弄丢了?什么人呐你!心里最重要的东西都能弄丢”
  “嘿~你丫说啥呢?别以为你是城主我就不敢打你!那话说回来,轩轩是因为什么走的?”
  “丫的我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她也不会走啊。诶?等会,丫的轩轩这个名字是你能喊的?”
  “诶诶诶,喝酒喝酒。我不就喊一下嘛,怎么了,还城主,这么小心眼呢?再说了你丫的不是也不喊她轩轩嘛,不是有个你专属的更甜的名字嘛。喝酒喝酒。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

月西斜

  “我是带着我前生的记忆出生的,当时我出生在一个家境还可以的农村家庭,从小到大生活的很平淡,但是也很快乐。8 岁之前每天和朋友们一起出去玩,爬树、拿弹弓打鸟、抓鱼、钓虾,或者和家大人出去放个牛,放个羊。在野外放牛放羊的时候累了找个地方一躺,或者找个地儿一坐,掏出俩烤白薯吃几口,或者是早上刚蒸的馒头就着咸鸭蛋吃一个。到了傍晚回望家的方向炊烟袅袅,听着远方湖里渔舟唱晚,吹着湖风等着回家吃晚饭,日子很是惬意的。”
  “倒是挺美好的。所谓是‘依山傍水房树间,行也安然,住也安然;一条耕牛伴顷田,收也凭天,荒也凭天;雨过天晴驾小船,鱼在一边,酒在一边;夜晚妻子话灯前,今也淡淡,古也淡淡;日上三竿尤在眠,不是神仙,胜是神仙。’诶······你给我说的这都是些啥玩意儿?谁要听你说这玩意儿啊?”
  “诶,你别捣乱!不得先套近乎完了之后忆童年嘛,然后看照片起音乐然后把你煽情煽哭了嘛,你看人家朱军就是这么个流程啊。”
  “啥?套近乎?忆童年?看照片?起音乐?朱军?你上这跟我艺术人生来了啊?还煽情把我煽哭了?我用你啊?我想一下轩轩自己就能哭!”
  “哎哟哟哟哟······咱不想她不想她,不煽情不煽情嘿,来来来,喝酒喝酒喝酒。你说这事儿给我整的。别捣乱!听我接着说。你先喝酒,我新酿的的这坛落红醉可花了我好些年时间收集了整个秋城所有在秋分那天落下的红花与红叶才酿成的这么一坛,可棒了,你算是有口福,万一让冥王那丫头抢先摸着,那咱们可能得再等个 200 多年才能喝到了。”
  “Emmmm······酒我还没喝,棒不棒我先不做评价,反正你酿的酒我们大家伙也都知道,月扉出品,必属精品。但是有个事我要先跟你掰扯掰扯。你说这是你收集的秋城里所有的秋分那天落下的红花喝红叶酿成的酒,红花、红叶,而且都是落花和落叶,所以叫落红醉没毛病。但是这里是秋城,这里只有秋天,你告诉我哪一天是秋分?你™从哪给我整出来的二十四节气?来来来,你给我说道说道。”
  “诶,锦,你这个官方吐槽我™真的是一点脾气都没有!诶,你牛B啊!秋城是没有二十四节气,但是你不是因为轩轩和珊要吃西瓜和冰淇淋每年都会拿 100 天出来变成夏天嘛,然后从夏天转到秋天之后的第 42~43 天我会当成秋分。秋处白秋寒霜降中间隔着俩节气,也就是 6 个礼拜,六七四十二。而且确实也印证了我的猜想,每次我认为的秋分到了的时候秋城里就会出现大规模的落花喝落叶现象。诶,我跟你说这些干嘛!你尽跟这给我裹乱了!你瞧说到哪了忘了不是?咱重说吧,我是带着前生的记忆出生的······”
  “诶诶诶,孙子诶你要从哪开始说啊!”
  “谁让你给我捣乱的!好了,不开玩笑了,8 岁之后我也和其他的孩子们一样上学了,毕竟孩子嘛,上学都是爱玩,但是我却显得和同龄人有点格格不入,因为我有着前生的记忆,我想找到我记忆中的那个人,记忆中她和我说,今生如果我见到月西斜的时候,就转身抱住她。所以说我每天都在等,我白天大部分时间其实都是在睡觉的,就为了晚上能够有精力认真盯着天边的月。但是这一等就到了我改读大学的年纪。但是很遗憾,我连高中都没考上。上个屁的大学啊!不过我读了技校,但是我至一直一直没有能够等到月西斜的那天,知道有天,一个姑娘在我身后轻声吟唱‘东起金乌月西斜,寒来暑往不见他’我瞬间好像心跳漏了一拍,心想或许就是你吧。你不至我有怎敢爱上别人?当我转身想要将那个姑娘抱住的时候,她说,她不是我要找的人,她只是受人之托来告诉我,我要找的她去了下一世,而且我的她在下一世被我找到之前还是会再到下一世。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她说我的她生生世世都会在被我找到之前去往再下一世。我自然不愿相信,知道我经历了她的第 9 世之后,我妥协了,曾有天蓬历千世情劫,终了却遁入空门,而我却生生世世了无希望。”
  “啥?天蓬?千世情劫?遁入空门?什么鬼?”
  “诶?你是不是都没有童年?张卫健版的齐天大圣没看过啊?”
  “废话!我只是秋城里的一缕精魄,受天地日月精华修成的人形,去往人界的时候人界还没有电,第二次去人界的时候,哪里已经公元 2016 年了我上哪看张卫健版的齐天大圣去?”
  “唉,好吧好吧,跟你聊天是真费劲!”
  “那后来呢?”

无归

  后来啊,终于我妥协了,不等了,但是我决定放弃的那一晚,心如死灰,那晚是我第一次喝酒,我也不知道该喝什么,就目光呆滞地走进了一家酒吧,我喜欢那里的音乐,那么美,又那么悲凉,酒吧的老板是一个身着长山,器宇不凡的一个人,他请我喝了一杯,叫无归。酒苦,心更苦。苦酒入喉,悲从中来,眼见得我已经历经了她 9 世轮回,我也是期颐之年的老人了,但是我却依旧保留着 20 多岁的样貌,随着岁月巨轮的推移,我的朋友、家人、伙伴都渐渐远去,我在世上已经是孑然一身。正如老板给我的那杯酒,无归。那杯酒即便是叫无归,它最终还是有归的,但是我即便不说自己无归,但是还是清晰的明白,我才真正的无归。
  “哈?咋突然还深刻起来了?不是,月扉,月扉,咱是在讲故事嘿,你这是又想到啥了啊这是?关键一点你到现在都还没说到呢嘿!你啥时候学会酿的酒啊?”
  “我正深情着呢你跟我提什么酿酒!!!唉,酿酒的技能是她给的,那晚我喝了一杯无归,毕竟是第一次喝酒,所以就一杯的量,再加上那杯无归太烈醉眼迷离的我被老板搀出来去透透风,躺在酒吧的露台上望着月色,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月西斜!100 来年了,终于在我放弃的时候等到了,我一个激灵赶紧站起身来转身回抱,直到她轻轻将我推开。我看着怀中的她,他的脸庞犹如那映雪的月色,正是我日思夜想的人啊,但是她对我说,她可能无法留在我身边了,但是可以换一种方式来陪我,紧接着我只觉得一丝酒香沁入心中,而眼前的她也早已无踪。那一日我窥破天机,我本是神界酒仙,因将酒私自传入人界而被放逐人界,被放逐之前,我体内的一丝酒灵不满神界至尊的做派幻化成一个姑娘,在人界等我,但是那几世我都没能找到她她就被神界的神逐入到下一次轮回,但是我爱上了我的酒灵,所以说至今我并无心上之人,只因她在我心中占据了我的所有。”
  “你这个表情是要和我斗图吗?我都能猜出来你想发什么表情包。不谈恋爱,逼事没有是不是?对了,冥王那个鬼丫头好像对你有意思啊。”

  “冥王啊?她对我有意思个屁!她™只对我的酒感兴趣!”
  “你们在聊什么啊?诶?月扉你又有新酒了啊?”
  “锦,我要去趟人界,明天出发,下个满月的那天回来。”
  “好吧,月扉,今天应该是你所说的秋分吧?大家难得人这么齐,今天还是满月,要不今天就学一下人界,把今天定成秋城的中秋节?对了,紫去人界,你替我陪紫闯一趟吧,我伤还没完全好,而且人间现在正值三九,天山的雪水应该对你的酒有用。”
  “哥,你心真大,还人齐了?我嫂子轩轩呢?”
  “中秋节啊?那我勉为其难给你个面子,先和你们聚一下咯。锦,我暂时先回来了。”
  “轩······”
  “好了,你别说了,我都知道,我会回来的。”
  虽是狂欢,但是狂欢结束后的空虚让人觉得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时间总会用稀少来证明他的弥足珍贵。秋城城主锦再次恭候多时了,敢问贵客何所求。



注: 本网站图片来源于网络


BGM:{"歌名":"云何住",
"演唱者":"黄诗扶",
"作曲":"袁雨桐",
"作词":"谢啾声",
"编曲":"李大白",
"昆曲":"张鹏、王琛"}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ynchow.com/article/moon_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