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前落尽梧桐,水边开彻芙蓉。莫谈心烦事重重,只求一卿可懂。

诗曰:
  自古秋殇,引离人断肠。立尽斜阳,度余岁茫茫。几孤风月,然屡变星霜。却怎料牵情处,仅一句,难忘。
  今朝回廊,换浅斟低唱。且踞城上,闻天籁凡香。白衣卿相,看烟雨潇湘。又喟叹秋城内,每一夜,月朗。
  那一战之后,真的是元气大伤啊,不过终于还是回到了生活的正轨。每日日出而息,日落而起。备案焚香,沐浴更衣,饮一杯清茶,喝一壶烈酒,品几缕清风。虽清风能几筷,有流云下酒,掬水而饮,捧掌作杯。或是花前月下捧一本多年间从另一个地方收罗来的各种藏书,偷得浮生半日闲,再偷浮生两吊钱。偶尔再在月色下与各处有缘入秋城者不期而遇,听一听各界百态,聊一聊此生所爱所求。也倒是乐得自在。秋城之内,庭前落尽梧桐,水边开彻芙蓉。
  但是有一个问题,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明明昨晚大家在一起狂欢很开心,今天怎么就突然出现在这么个到处是雪,白茫茫一片除了白什么都看不见的地方?而且为啥就我一个在,头好痛,是宿醉吧?月扉昨晚上究竟给我们喝了些什么玩意儿?我怎么感觉好像断片儿了呢?
  "诶呦喂我的天哪,头疼死我了,月扉?你昨晚是不是拿错酒了?直接把酒精给我们喝了?诶呦我去?这是哪啊这是?"什么鬼?那小子是?紫?他不是去人界了吗?怎么还在秋······不对,这里应该不是秋城。但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最要命的是周围白茫茫一片,而且也没个时间也没个方位,烦死了。
  "紫!用你的奇门术推一下方位!现在我们也没个参照物,也不知道时间,也没有太阳,东南西北以及时间都分不清你得想办法推演一下!"还好是和紫在一块,靠他的奇门术应该可以推一下方位吧。不然的话很盲目的在这边瞎溜达什么时候是一站啊。。。。
  "推个屁!这简直就是一片混沌!感受不到奇门,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演万物,这里别说万物了,连八卦都没有,还有个屁的方位!这里最起码是还没有达到八卦的层面,没有方位。"感觉紫仿佛是在嘶吼,也对,自我们相识至今,他就没有遇到过所谓这种没有八卦的时间,一片混沌?难道这是盘古开天辟地之前的人界?"锦,你的卦术好像在我之上吧?你起一卦呗?"
  "都说了我没有卦术!我执掌的是万物的命运,我知道一切的命运走向以及其中的逻辑,但是唯独久居秋城的人我术无法得知他们的命运走向的!"一物从来有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能知万物备于我,肯把三才别立根;天向一中分造化,人于心上起经纶;仙人亦有两般话,道不虚传只在人。刚才掐指巡纹,原来紫今日当有此劫。如若今日他堕入心魔不出,恐怕日后难有精进。"紫冷静一下,别老是用术了!过来休息一下,我们商量一下对策。而且看着好像要变天的样子。"
  "《易经》有云:云从龙,风从虎;又曰:艮为云,巽为风;艮巽重逢,风云际会,飞沙走石,蔽日藏山,不以四时,不必二用。"观天时,紫算是行家,但是现在无八卦,紫又当如何,此时天不天,地不地,花非花,雾非雾。易经现在几乎无法再进行参考了。"上坎下艮,布雾兴云,若兑在上,凝霜作雪。"
  "但是现在可以列九宫演八卦吗?现在这个样子完全什么都分不清啊"不知紫能否找出其他的法子,如果他有了突破我们便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同时他的技艺也可以更上一层楼。但是靠他自己来悟的话尤其是像现在这种他情绪如此激动的时候恐怕不知道得等到什么猴年马月才能出去。"明八卦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分先天与后天,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暗八卦即奇门之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在此处无方位无奇门,举目望去八门皆像生门,八门又皆像死门,紫,你可听清楚了,我只说一次,为何你看不见八卦?因为这里是反八卦,严格来说这里是将先天八卦与后天八卦每一卦取一爻动然后合到一起再取其互卦然后拿每一卦的上一爻与下两爻形成了新的所谓八卦。你听懂了吗?"
  "锦,你老是这么藏着掖着就不合适了,好吧好吧,既如此,便如此!我们将错就错。既然这里地形是这种情况,那么我们便无需计较什么方位八卦,在此,我们即是方位,我们即是凶吉。"什么鬼?这话这么听着这么耳熟啊?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武当王也,拜见老天师!"
  "滚蛋!你丫还武当王也!还拜见老天师!你丫不叫紫啊?给我玩什么 cosplay!还跟我风后奇门是不是?麻溜的把刚才参悟到的东西赶紧巩固了,然后我们从你的心魔里出去,跟你来人界倒了霉了,月扉也是,说好的让他来的,怎么就变成我们俩跑到人界来了呢?人间不值得啊。"



注:本文网站图片来源于网络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ynchow.com/article/damnworld/